河北心理咨询网 石家庄心理咨询服务有限公司 专业心理咨询机构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让爱充满力量-接纳自己

2015-7-12 09:30|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320| 评论: 0

摘要: 今天看到了知乎日报推送的 《哆啦 A 梦》里有哪些不为人知却又打动人心的细节 ,看得我鼻子酸酸的。与此同时我也感到非常奇怪,因为小时候也很喜欢看哆啦A梦,这些细节也注意到过,但是为什么那时候完全没有感动的感 ...
今天看到了知乎日报推送的 《哆啦 A 梦》里有哪些不为人知却又打动人心的细节 ,看得我鼻子酸酸的。与此同时我也感到非常奇怪,因为小时候也很喜欢看哆啦A梦,这些细节也注意到过,但是为什么那时候完全没有感动的感觉呢?今天上海大雨,伴着阴沉的天空和淅沥的雨声,我陷入了回忆和沉思。
爱无能
我的初恋是大一,从那时候开始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我在感情里都有一种爱无能的感觉。不论是新交的女友,还是已经相处已久关系稳定的时候,我都隐约有种不安。因为我能感觉到自己的心里面有一个部分是沉寂的、被动的、冷漠的、死气沉沉的。我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回事,只是一次又一次的走入感情之后,发现自己在热恋期的狂热之后,就会对感情彻底失去兴趣。曾经的伴侣们为我做过不少动人的事情,亲手打的围巾,费尽心思组织的生日派对等等。如果是现在,我可能会很开心又感动地抱住对方,不停地吻对方,让她知道我的感觉有多么的幸福。我想任何正常人都会这样,不是吗?
可我却没有。我没有感动,没有开心,我的第一反应竟然是没有反应。然后接下来因为理性思考,让我意识到这样的情况下对方是期望看到我很开心的,所以才很努力地扮演开心的样子。可是人都是很敏感的,一个人是真的开心还是装出来的,我想当时面对我的那些人们都是能觉察到的,只是她们没有戳穿。我感受不到我爱我的伴侣,感觉不到因为对方的付出和温暖而带来的欣喜。我在感情里的很多表达和行为,不是发自内心的,而是经过的理性思考后,很费力地逼迫着自己去做的。
这样的感觉,让我在爱情里很累,很不耐烦,因为我做着热恋的人才会做的事情,心里却是一片空白。在很多时候,我发现自己都处于一种介乎于发呆和白日梦之间的状态。可是我没意识到,或者不明白是怎么回事,所以一直这么糊里糊涂地从一段感情走到另一段感情,用热恋期的兴奋来掩盖爱无能的事实。
顿悟
刚到上海的时候谈过一个女友,相比于之前的几位,她嘴巴上不饶人,有什么说什么。有一次我们谈到感情的时候,她很不客气地指出,觉得我在感情里始终保持着距离,有时候让人觉得很冷漠。我自己其实也感觉到了,但是向她坦言我不清楚是什么原因。我们接下来花了好几个小时去探讨为什么会如此,我给她的描述是,我感到自己心里面有一堵墙,我有很多的情感和情绪想要表达出来,但是都被这堵墙阻挡在里面了。她的言语间充满了愤怒和委屈,责问我为什么要这样做,而我带着羞愧和困惑,变得越发沉默。
就在这情绪和矛盾交织的情形下,我突然感觉心里面想通了什么。然后我无法自控地嚎啕痛哭了十分钟。她有点被我的反应吓到了,我自己也有点被吓到了。等稍微平复了一些之后,我开始向她解释刚才心理发生了什么。
我在沉默之中,回想起了小时候,我在家里面面对爸妈时,一直都是这种不说话,没反应的状态。为什么会是这样的呢?因为我的父母关系一直都很紧张,他们俩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经常会有冷战或者公开争吵。我的父亲脾气暴躁,对人挑剔批判,我的母亲曾患过神经衰弱,情绪很不稳定。我们家当时的氛围就是高冲突高焦虑的环境,一家三口只要聚在一起,就会有各种紧张焦虑感四溢。我想起那时候,只要一听到爸妈回家家门锁被打开的声音,或者我爸用很严肃的语气呼唤我时,心里就会一紧。
生活中有无数的小细节,都成了即将有麻烦的预兆,而我就在这样的环境下长大了(写到这里时,我能感觉到自己的手指有些颤抖,呼吸急促,胃也因为紧张而有些难受)。如果一个孩子在这种环境里长大,时刻被无法逃避的焦虑环绕,会发生什么事情呢?人的心理最大的特性之一就是会不断地调整并适应环境。
所以从很小的时候开始,我就开始在内心修筑一堵“高墙”,这意味着:我不去体会自己的情绪,不对引起我情绪波动的事情做出回应,不和他人探讨我的感受,不愿意去考虑他人的感受。换句话说,高压之下,我的内心进入了铁桶式防守般的自我保护状态。可是想到这里时,我还没有情绪失控。我只是很恨这堵墙,感觉它让我失去和错过了很多美好,它的存在让我在感情里感觉不到幸福,让我养成了玩游戏和爱喝酒的逃避主义习惯,也让我伤害了那些爱我,在乎我的人。
总之这堵墙就是很讨厌很讨厌很讨厌!痛哭女友的指责和我强烈的愧疚与自责,似乎是高压锅一样,在我讨厌自己到了极致的时候,却突然让我意识深处被挤出一个声音:“可是,如果不是这堵墙,你可能会活不到今天吧?”这是那个让我痛哭的念想
因为那一刻我突然意识到了两件事情。第一是我是无辜的,我并不是因为心理有问题或者生性邪恶,才故意这样对待别人。第二是我突然停止了对自己的谴责,因为意识到我很讨厌的那一部分,那堵墙,它终究也是我的一部分,而且这一部分虽然带来很多麻烦,但是这么多年我都是依靠了它,才能在那样一个家里熬过来。
想通了这两件事情,我突然停止了对自己的谴责,我感到自己内心那看似冷漠实际上被委屈和误解多年的部分,终于得以重见天日,我感到那个长久以来感到无助和孤独的小男孩,这个时候突然被自己紧紧的抱住了,抱得很紧,很温暖,等了好多年(写到这里不禁落泪)。
所以这痛哭,其实并不是我在哭,而是那堵墙背后所禁锢的那些情绪,突然一下被释放出来了。我丝毫没有感到悲伤,我感到的是被委屈之后又得以平反的解脱。
墙倒了吗?
这段经历我的印象一直都非常的深,因为从这次谈话之后开始,我对自己的很多行为都有了新的认识。
TED有一个演讲叫做The Power of Vulnerability,演讲者Brene Brown说,人的情绪是不能有选择性地屏蔽的。当我们压抑那些不好的情绪时,我们也压抑了快乐,感动,幸福和其他积极的情绪。我感觉这就是我的那堵墙之所以被责怪的原因。它的本意是想保护我,让我免受当时家庭环境里高度焦虑的紧张情绪的困扰。我依靠它度过了那些现在回想起来觉得不可意思而又令人惊恐的日子。可是它的存在带来了很大的代价。它让我在感情里得不到爱的感觉,它让我用很冷漠和理性的方式去对待别人的一片心意,它甚至剥夺了我在看到哆啦A梦动人细节时被感动的权力。它的存在也已经不合时宜了。
成年后的我,早已经脱离了曾经的家庭环境。我开始了自己的生活,面对着和我父母完全不一样的生活伴侣,不再需要去时刻面对那令人窒息的焦虑感。可是因为我和这堵墙在一起生活了太长时间,我太习惯它的存在,对它形成了自然而然的依赖。每当我感到情感上的刺激和波动时,都会像本能一样去向它求援。不是因为它有多么的好,或许它有时候的确也能够管用,但是更多的时候是因为它是我唯一可以依赖的心理防御机制,唯一可以参考的行为和情感模式,是我唯一知道的让自己多一些承受和抗压能力的方法。
我有去尝试推倒这堵墙吗?没有。墙倒了,我将一无所有,一丝不挂地暴露在这个世界面前。我只是开始换了一种更和善的仁慈的眼光去看待这堵墙,我曾经很厌恶它,可现在我在偶尔指责它的同时,向它表达了更多的宽容和理解。而我对待它的方式,也就是我对待自己的方式。或许我一辈子都不会去推到它,因为它的存在是我生活的一道重重的烙印。现在的我,和它成了默契配合的好朋友。在我需要克服艰难和挑战的时候,会让它出来帮我挡一挡痛苦的感觉,可是在我面对自己的伴侣时,在我表达和接受爱时,在我看到听到那些美丽动人的事物时,会平静地告诉它:“别担心,让我出去吧,我会照顾好自己的”。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河北心理咨询网 ( 冀ICP备15010462号 )

GMT+8, 2018-9-23 10:11 , Processed in 0.038255 second(s), 1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